糖角嚼🦄💫

是只禁林独角兽啦🦄
✨主食是太中和德哈✨

梦境和厄里斯【德哈】✨

[是毕业五年后]

  霍格沃茨校友聚会上,哈里注视着人群中穿着得体,举止优雅的马尔福。
  二十岁的金发青年,裁剪合身的西装 ,领口露出熨得妥帖的衬衫领褶。当然,那该死的面孔也不例外的越发好看。几个女生正端着酒杯和他交谈,不时被逗得发笑。“以前倒没见过你这么幽默。”哈利小声嘟囔。
  可能感受到了他的目光,马尔福望向这边。显示微微怔了一下,然后举了举手里的高脚酒杯。哈里看见他微微向女孩们颔首示意后就朝他走来。
  酒香靠近,眼前的马尔福脸上荡漾起标准的招牌微笑:“救世主,最近生活不错吧?”“顶多只能算不是很糟糕...”哈利抬打量他。马尔福比划,“你似乎没有长多少啊。”
  青年又凑近了些,气息喷在哈利耳边,脖颈感觉痒痒的。“嘿,离远一点,一股酒味。”看见马尔福不高兴的撇撇嘴,哈利推了推眼镜。“魔法部常常有一堆事,总让人感觉很疲乏...你知道的。平时也很少回家。”“可能职业就是这样吧,”马尔福轻轻回答,语气竟然像是在安慰她。“累了的话就给我歇着――毕竟”他顿了顿,好像有什么话说不出口一样。
  “嗯?”看到哈利投以疑惑目光,马尔福无奈的笑笑,“别折腾坏了自己,那个韦斯莱女孩还要你照顾呢。”
  沉默。
  半晌,哈利艰难地吐出几个字:“你也是,照顾好潘西。”“会的。”马尔福低下头,盯着哈利的眼睛认真回答。
  翡翠被灰蓝的天际烧成一汪绿酒。
  [我更希望你照顾好自己,哈利。]

  睁眼是白砖穹顶,哈里坐起身,揉了揉眼睛。这里是麻瓜世界他和金妮的家,厄里斯魔镜在面前莹莹闪烁。
  “哈利?”金妮端着早餐叩门进来,见他已经在床上坐着,“不困吗?哈利,你昨晚在厄里斯魔镜前坐了一整夜呢。你看到什么啦?”
  “别担心我金妮,我很好。”哈利温柔而疲惫的笑了笑,余光望了一眼厄里斯魔镜,镜面上隐隐勾画出一抹白金色。

   完。
   各位看懂了吗💝

评论 ( 6 )
热度 ( 29 )

© 糖角嚼🦄💫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