魏棠🦄💫

魏棠 也可以称呼糖角角
混沌中立 杂食动物
🌟💝

一日限定独享龙哥【朱一龙×你】

今天各地LED大宣传屏都在播放“镇魂女孩c位出道”和“社会主义下兄弟情”。你抱着手机奋斗了大半个月,在各个群里奔波游走呼吁大家投票,终于如愿以偿见到了这个结果。傍晚时分,完成了一天的任务后你忙着把微博上晒照的镇魂女孩都赞了一遍,然后舒坦地伸个懒腰,拍了拍瘪肚肚,准备下楼逛一圈顺便吃个晚饭。
简单束了头发,在衣柜里挑挑拣拣提溜了件鹅黄的连衣裙换上,款式宽松,棉布的料子穿在身上也很舒服。你的手机屏保是朱一龙时尚芭莎的宣传照。出门前摁开锁屏看时间的时候,你望着手机笑得有些痴:“我靠龙哥到底是哪里来的神仙宝贝...怎么笑起来这么要命!”
踢踏着软乎乎的凉鞋,你下了楼,出门便是繁华的大上海。你紧了紧腕上帆布小手包的系带,忽然发现手机“叮”地进了一条信息。你停了脚步,掏出手机打开微博。
“下班.看到视频.赶来.......晚了😂😂看到你们c位出道,请你们一直走花路好吗💪💪”配了两张图,一张在车里暗戳戳的自拍,一张夜景。
龙哥发微博啦!!!!你笑得眉眼弯弯,嘴角上扬了一个可爱的弧度。一只手点了保存图片,一只手拢了拢散到耳边的鬓发。
再仔细看看朱一龙的自拍和照片上的标志性建筑,大脑好像有一秒停止了工作——照片上那个花坛....好像就在自己的右手边。愣了一秒,你想的居然是“我来到了龙哥刚待过的地方耶。”于是欢欣地四周看了看。——
一回头,却意料之外对上身后车上了一双澄澈的眸子。
过分明显的双眼皮和流畅的眼睑弧度,长而繁密的睫羽,漂亮的唇部轮廓和在暖黄色路灯下显得更加白皙的皮肤,这一切都让你突然在原地怔住,大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。
几秒之后,你发现嘴角的姨母笑还没有收起,便一下子惊慌地用牙齿咬了咬舌头。回过神来之后半晌小声喊了一句。
“居...居老师,好巧!”
朱一龙坐在车里抬头认真的看着你,然后眨了眨眼,腼腆地咧嘴笑了一下,含笑的眼里似乎涌动着银河浩瀚。你听到他用清亮明快的少年音说了一句“嗨。”
一句问候就打倒了你所有镇定防线,心里的激动已经悄然流露,你的思维开始不受控制地混乱。朱一龙以为你在思考怎么答话,便耐心地往靠近你的方向移了移。习惯性吐了一下舌头,侧过脸歪着头盯你。你注意到了他可爱的小动作,差点又要露出姨母笑。
你开口:“老师下班这么晚,今天一定很累了。吃过饭了吗?”
你并不想耽搁他的时间,就随口拉家常。毕竟现在已经没办法思考了,能说上几句话足矣,简单问候一下,之后再去慢慢品今晚的逆天经历。
“还没有,现在正准备去。有想推荐一下的好地方吗?”
他谦和地回应你,说话间不经意露出可爱的虎牙,然后咬着下唇微微笑。天色早已暗了下来,此时只有路灯在发光,高处的灯光如磷火,和几颗孤星交相辉映。远近灯火的映照之下,眼前人干净的面庞被打上了层层叠叠温润的阴影,安然坐在那里的样子就恍若人间神祗。
“不远处有家茶馆的菜很不错,比较清淡而且有营养。”
说话的时候,你飞快地回想了一下,可是想不起来名字,便朝着前方某一处指了指。“就是前面左拐...离这里很近,走两步就到了。我家就在那旁边,我们那个院子的人常去哪里。”
他认真点点头,倾身和前排的司机说了位置,回过头道了谢。然后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,在外套口袋里拣了个小东西出来,打开车门挎上人行道走到你面前,微微垂眼,伸出手把它递给你。
你摊开手掌,他指尖的温润和递来的小物品一齐触到了你掌心。那是一个精致的手工滴胶,正面是淡金色天际和绵延的青山,反面有“镇魂女孩”字样。
“这个是...在网上看到的,买了很多。送你一个。”
他朝你的方向凑了凑,伸出手指戳了戳波浪形状的滴胶表面,盯着里面倒影的路灯光亮笑得一脸孩子气,转过头来面对着你,“多好看。”
你心下不由得第N次感叹:“瞧瞧这个龙哥,多好看。”
司机小哥开始耐心的提醒说时候不早了。朱一龙说着知道啦,然后回头继续大发感慨说什么镇魂女孩真有才。你忍不住噗嗤笑出来,抬眼时却又对上了他带着探寻的眼神。
“居老师,来张可以吗?”你打开某拍照软件,晃了晃手机,小心翼翼问。朱一龙轻轻点头,看着镜头和你一起笑。




回到家,你飞扑到床上,陷进软和的被褥,抄起手机飞快发了一条微博。“路上偶遇龙哥我我我开心旋转爆炸!!!”po了一张糊掉自己脸的合照和一张滴胶照片。
过了十几秒,进了两条微博通知,一条是点赞的消息,一条是私信。你打开界面看了看。
“已赞:朱一龙。”
“私信:[朱一龙:茶馆的菜很棒.谢谢你.]”

评论 ( 2 )
热度 ( 25 )

© 魏棠🦄💫 | Powered by LOFTER